总站 [切换地区]

百度搜索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热点追踪
领导活动
时政要闻
海外报道
地方新闻
舆情监督
法制法规
监 督 台
脱贫攻坚
反腐倡廉
网上举报
名企之窗
百姓直通
生态环境
书画展厅
健康生态
红色快报
教育文化
社会公益
安全交通
镜头说话
生活常识
视频之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海外报道 > 驻港部队终于出手!为何不直接收拾香港暴徒?问题由来告诉你答案

驻港部队终于出手!为何不直接收拾香港暴徒?问题由来告诉你答案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 2019-11-19 09:35:34   
2019年11月11日,香港问题再次升级。这次升级的原因是因为一名警察在维护秩序时被黑衣人上前夺枪,警察自卫时开枪,击中一人,随后燥动不安的年轻人在街头开始了更为激烈的打砸烧。很多内地同胞发出这样的疑问:

2019年11月11日,香港问题再次升级。


这次升级的原因是因为一名警察在维护秩序时被黑衣人上前夺枪,警察自卫时开枪,击中一人,随后燥动不安的年轻人在街头开始了更为激烈的打砸烧。很多内地同胞发出这样的疑问:既然是“一国”,为何不出动驻港部队,直接进行止暴制乱?

在这样的背景下,昨天一条新闻刷屏:昨天下午4时许,有解放军驻港部队的官兵身穿便服,在九龙塘与市民一同清理路障。

图源:香港商报

其后,多名警员及消防员加入清理,一批防暴警察则到场戒备。

据港媒报道,看到驻港部队一起帮忙清理路障,许多市民纷纷在旁鼓掌,伸出大拇指,向驻港部队表示感谢。

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驻军法,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职责是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和香港的安全。那么,在如今的香港乱局下,为什么不让驻军直接对付那些暴徒?而只是着便装“自发”帮助清理路障?

相信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有疑问。在此强调两点:第一,这件事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还没有到出手的时候。

我们先说说这件事为什么没有那么简单。

想要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明白香港的社会治理制度。

目前香港治理依靠的主要有四项权力: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外加一个所谓的“媒体监督”的“第四权”。

我们先说说传统的三权:行政权就相当于政府,立法权就相当于立法委,司法权就是法院。

现在香港最大的问题出在哪?

司法权!

香港实行资本主义的“三权分立”政治制度,行政、立法和司法权相对独立。

现在香港“三权”中的行政、立法权都还不错,能够与中央政府保持一致:这就是一些暴徒针对香港警察和冲击立法会的主要原因。

我们先说说:为什么香港的行政权和立法权还不错?

香港回归后实行的是“一国两制”政策,香港政府的特首和司局长原则上都由中央政府任命,所以能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香港政府的最大权力就是管理香港的一切公共事务,同其他地方政府一样,香港政府管理公共事务最大的依仗是警察——这就是那些暴徒针对香港警察的一个重要原因。

警察执行法律,首先得必须有法律吧,法律由谁来制定?

香港立法会!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根据同日生效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立法权,在1998年7月1日,香港特区第一届立法会成立。

这里大家要注意一点:香港立法会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组成。

也就是说:香港立法会全部是中国人。

中国人当然要维护国家利益、维护香港利益了。

有了法律,你违背了法律,那么警察就会把你抓起来,抓起来后就会有法院来审判你,给你定罪。

香港法院分为三级:基层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

如果你违法了被警察抓起来,先有基层法院审理,定罪后如果你不服的话,那么可以上诉至高等法院甚至终审法院。

香港那些暴徒为何胆子那么大?

因为有香港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给他们撑腰:无论犯多大罪,到了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那里都能给你把罪名降至最低,因为香港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的法官几乎都是外国人!

所以,香港的司法界非常的糟糕!

比如,2014年香港发生“占中”事件,暴徒对警察实施袭击,结果暴徒却被轻判,警察反而被判重刑!

2018年1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对黄之锋、岑敖晖等16名被告的判刑:黄之锋入狱三月,黄浩铭入狱4个半月,其余被告缓刑。

相反,维护社会秩序的七名警察却被判刑2年。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暴徒有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的保护,他们还会害怕把事情搞大吗?警察还敢维护社会秩序吗?

如果警察不敢维护社会秩序,那么香港政府就失去了维护社会稳定的最大手段!

我相信现在大家应该能明白:香港的问题不在行政、不在立法,而是在司法界,因为司法界的大法官很多都是外国人!

我相信到这,大家肯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不能把那些外国国籍的大法官都换掉?

对不起,换不掉!

因为香港司法制度下的大法官是终身制,除非去世或自己主动辞职、退休,否则没有任何人能换掉他们,可以一直在那个位置坐!

那么又出现一个问题:资本主义制度为何要让大法官终身制?

理由就是:终身制可以保证法官不受来自行政机构的压力,确保司法不偏不倚,当政府成为诉讼一方当事人时,法官也不用违背法律与良心作出有利于政府的裁决。

这就是所谓的“三权分立”。

下面,我们再说说香港现在为什么会这么乱?

可以说大部分的香港人还是不错了,除了少部分,大部分都是被人给忽悠了——一些人连字都不会写。

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年轻人被洗脑呢?

这就涉及到香港的“第四权”:媒体。

目前,香港媒体中有亲内地背景的主要有两个:《大公报》和《文汇报》,其它媒体没有明显的倾向。

但是,这两个媒体在香港17个主要媒体中的公信力却不太高:2006年的香港传媒公信力评估中,《大公报》在17份报章中的排名是第14名,《文汇报》则是第11名。

在香港,每次出现问题,带头的都是那些学生。

为什么会是学生?

因为那些学生没有经历过社会,脑残,好忽悠的,而且怂恿学生搞事有两大“好处”:

第一,学生终究年轻,不仅好忽悠,而且社会对其包容性相对比较强,他们带头搞事的话,最终在判刑的时候肯定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条件,更何况香港的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都被外国人控制。

第二,学生的影响力比较大。在一些老百姓的眼中,大学生有思想、有文化、有素质,大学生都出来闹事了,那么一定是正确的。

这就是英美反华势力利用学生的根本原因!

香港除了司法界相当糟糕外,就属教育界了。

香港的教育界为何也如此的糟糕?

根本原因在于:英国之前对香港实行殖民化的教育。

香港学生上大学需要考四门:语文、英语、数学和通识。

通识有点像我们的思想政治课,但是这门课的教材在香港无须送审,沦为别有用心之人向青少年灌输政治立场的工具。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

由此可见,香港的教育界被渗透的多厉害!

司法权旁落、媒体倾向暴徒、教育界在给年轻人洗脑....面对这样的乱局,如果我们不出手,香港会接着乱一阵;但如果我们出手,要受“破坏一国两制”的指责,而且迈出了这第一步,将有第二步第三步很难跟上的困境。

两难相权,我主张宁愿选第一个。因为香港继续乱一阵,早晚会唤醒它的大部分人,他们会最终明白,无政府主义乱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家园,那些搞乱香港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只要大部分人支持,特区政府和警察就会立即强起来

所以说,根本不是国家没有做到位,也不是当年的政治安排搞错了。香港一些人觉得,两制得还不够,只有“争民主”是他们需要做的,维护香港秩序不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大错特错了。真正的一国两制和真正的高度自治就在他们身边,而且真正得已经到了国家有无数手段可以制止香港骚乱但却很难使用它们的地步。

如果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就是想不明白这一点,就是要在一个高度自治的社会里瘫痪政府和警察力量,就是听不进去内地的善意相劝,并且认为与他们血浓于水的内地社会最对不起他们,最想让他们坏,而那些巴不得香港乱、希望以此牵制北京的西方政府跟他们最亲,要一条道走到黑,那真的就是他们的命了。

香港如今的乱,绝大部分仍是特区政府和警察机构应该管的事。它们瘫痪了,不作为了,或者作为也不管用,暴徒们必然会无法无天。但我要指出,香港这种乱法乱不到内地,极端反对派休想用这种乱要挟中央。他们让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看尽热闹,但最后乱的是香港社会自己。

设想一下,香港如果从此就这么无政府主义下去,用不了几年,香港就会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旅游也会瘫痪,法治权威荡然无存,营商环境一落千丈,所有核心竞争力与优势成为泡影。中国的面子会不好看,但不好看就不好看吧,哪个国家的面子能永远好看?到了重要关头,政治选择的永远是里子,而不是面子。

香港社会自己必须承担起高度自治的第一个责任,那就是维护该社会的基本稳定。法治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政治稳定则是它的核心利益,如果这两条香港都不要了,那是它要自杀。

除却这些现实因素,我们要坦然面对的一个关键问题是,香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都已经站在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里,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网络媒体,对内地的认知是妖魔化的。

在香港,年轻人觉得自己是为“民主、自由”在战斗,他们排斥任何关于中国内地的东西,他们打砸的商店、银行,全部都是因为是中资占股,中国银行、建设银行、360优品(老板是福建人)的大门都用铁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暴徒们在那里咣咣咣地使用工具进行破坏。

失去家国情怀的香港年轻人,正在厌恶关于内地的一切。

香港的教育系统里,一大批觉得自己肩负“神圣”使命的教育工作者,在他们编纂的书籍里和课堂上,都要花很长的篇幅详细讲解中国内地1990年代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是为了正义在呐喊,为了人民的觉醒在奔走。拿这些事件作话题在香港搞得异常持久,几十年来毫不倦怠。

这些事件几乎是香港年轻人受到的教育里,厌恶内地的一个起点。随后,在充斥着反华言论的推特和脸书上,香港年轻人看到的都是抹黑内地的言论,那些推特文章我细细地读了好多篇,读得简直让我产生了幻觉,明明身边的内地人都过得好端端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食有鱼、行有车,看美剧、打王者,有移动支付,有24小时外卖,人均一万美元GDP,出门就能坐高铁去远方旅游,愿意奋斗的人疯狂进修,安于生活的人静享太平,而在推特上,中国人仿佛活在一个黑暗恐怖世界里,经济分分钟崩溃,国家分分钟亡国。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互联网上都快黑了二十多年了,中国经济还没崩溃,居然还混成世界第二强国,可把他们给急的。

每当我把视野从手机推特的屏幕前挪开时,我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古怪感觉。

对中国内地尽情地肆意抹黑,使香港年轻人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我在推特上看到有人采访香港大学一名男学生,用英语和粤语问他时,他还会回答,一说普通话,那名学生便说“(说普通话)我不会回答的。”,说完马上走开,还一脸厌恶的表情。

我必须得承认一件非常魔幻的事情,在我十几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的思想跟这些香港年轻人几乎是一样的。

我思想的转变在于自己对各个国家当代历史进程的深入了解,各个国家的当代史了解得越多,我脑子里就越明白,西方提出的民主自由这个东西是有问题的,它背后掩盖着很多东西。

现在,我要开始扒西方世界的皮了。

就从香港年轻人仇恨内地的那个起点开始说起吧。

1990年左右,世界原有格局被击碎了。

二战结束后,这个世界原本是以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对抗以美国领导的资本主义国家,干到1990年左右,苏联因为自己先搞死了自己执政的合法性,接着又四处打仗使支出远大于收益,搞死了经济,最后苏联从财务崩溃开始到政权崩溃,瞬间倒了。

原本跟着苏联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跟着倒了,要挑选新的老大混世界,包括俄罗斯在内,都一边倒地亲美亲欧。

结果这些国家都被欧美国家给收拾惨了。

美欧对待这些国家的方式是先扶植各个寡头,将石油、天然气、其它矿产、军工企业等全部给接过来,又用休克疗法彻底搞死俄罗斯经济。俄罗斯当时领导人叶利钦不懂经济,完全处于一脸懵逼状态,被西方忽悠瘸了,普京上台时就彻底对欧美死心了,宁肯选择对抗也绝不再跟他们合作,还把寡头们一一给收拾了,这些寡头们就纷纷逃蹿。无论是乌克兰的还是俄罗斯的寡头,大都往英国避难,为什么都选择英国呢?因为他们就是英国扶植起来的寡头,专门来掠夺俄罗斯和乌克兰社会资源的。

大量寡头将国家仅有的一点资源垄断后,原先的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给欧美国家跪下了,跪下来的结果,就是资源被抢夺、人民被强暴。

作为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员,中国如果当时从了西方,乌克兰这几十年的经历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我们将会有大量女性被人拐骗到欧美国家被人强奸虐待, 煤矿、石油、天然气等将会被西方控制的寡头牢牢掌控,我们将有三分之一的年轻人失业,他们会走上街头参加犯罪,甚至会像乌克兰这样分裂成几个国家(乌克兰已经事实分裂)。

西方世界收拾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方法,是将他们钉死在资源国的位置。

世界上最底层的国家是资源国,专门为强国提供石油一类的天然资源,同时作为工业品市场地被倾销,中间的国家是中低端工业国,有自己的工业体系但不够强大,最强大的国家是掌握高端工业和金融的国家。

幸运的是,中国成功避开了1990年代左右的剧变,我们走了一条类似韩国的发展路线,在付出了巨大代价后,才完成工业化,走向了中高端产业链,夺取到了工业革命的胜利果实。今天的中国人,才能在周末躺在被窝里玩手机、点外卖,否则大多数国人,要么藏在去英国的冷冻货柜车里等待给英国人洗碗,要么站在巴黎的大街上准备卖春。

我们惊险地避开了20世纪末最危险的一次引诱,我们怎么能不珍惜今天工业化的果实?

那些疯狂掠夺原苏联国家资源的欧美国家,饱餐之后都成功避开了经济危机,英国本来有非常严重的北爱尔兰分裂问题,爱尔兰共和军把79岁的蒙巴顿勋爵都给炸死了,吃下了苏联的资源包后,英国大发了一笔国难财,有了增量后提高了国民待遇,人心思定,爱尔兰共和军失去了民众支持,慢慢也不闹了,还进入了议会成了政客(英国经济一差,北爱就必成火药桶)。

1990-1991年美国经济也出现了衰退,老布什就是因为经济问题输给了克林顿,克林顿命好,上台就碰到苏联解体,克林顿手气爆棚,掠夺苏联财产后的美国随后跨入疯狂发展的八年,将政府经营居然都搞得盈利了!又接上了互联网革命新科技的增量,一口气跑到2008年。

随后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美联储一波骚操作将风险分散到全球,将危机又拖了11年,到2019年,再也藏不住风险,全球经济开始衰退。

在摧毁原社会主义国家的浪潮里,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冲击是当中最省成本、最有效的内部瓦解机制,用“民主自由”的思想体系,就能干掉那些竞争国家,毁灭他们的工业体系(乌克兰),将他们钉死在底层资源国(俄罗斯),使他们终身不能升级成工业强国。

这才是世界的真相啊!

世界哪里有什么国家是靠西方的“民主自由”发家的。英国的崛起是穷疯了的政府发许可证让军队转成海盗去抢西班牙的商船,海盗利润回报率达到了600%,美国工业化崛起时,直接不承认英国人所有的专利,只要一个英国工程师带着技术跑到美国,就可以享受美国专利待遇,就是明抢。法国人至今还在殖民西非,叫西非人给他们提供各种矿产,要不他们连电都发不起!

香港作为中国内地过去唯一的对外窗口,人、钱、货必经之地,就像新加坡一样设了个收费站,躺着都赚到笑醒,香港人真的以为全是凭“狮子山精神”才富裕的么?

如果香港不能正视世界的发展,不能正视中国内地的崛起,还沉醉在西方世界的话语系统里,迎合那些全面抹黑中国的言论,看不到世间的真相,妄图在精神上找到比内地高人一等的理论依靠,就只能让香港问题愈演愈烈。

经历过各种痛苦的内地人民更容易明白,世界的真相是残忍的,西方“民主自由”四个字的背后,站着的就是弱肉强食。

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是:继续劝他们。心疼地看着香港社会变乱变穷。耐心等待他们跌大跤后觉醒。

最后,三句话吧:

1. 且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2. 别看今天闹得欢,就怕秋后拉清单。

3. 乌云过去,终将是灿烂的明天。

中央确定解决香港问题五原则很快落实到位,平息香港暴乱已是倒计时

作者:李光满

香港在经历四个多月的充分暴露之后,港独反中问题产生的原因、性质、走向都已暴露无遗,解决香港问题的时机也已经成熟,因此在这次十九届四中全会上,中央就解决香港问题提出了五方面的原则意见,并将这些原则意见体现了在全会通过的“决定”中。

1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港澳基本法委主任沈春耀在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就“决定”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建设进行了介绍,中央的部署和要求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坚持依法治港治澳,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定的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完善特别行政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机制,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提高特别行政区依法治理水平。

二是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制度,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的各项权力。

三是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

四是完善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同内地优势互补、协同发展机制,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支持香港、澳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着力解决影响社会稳定和长远发展的深层次问题。

五是加强对香港、澳门社会特别是公职人员和青少年的宪法和基本法教育、国情教育、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教育,增强香港、澳门同胞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

沈春耀还特别强调,要坚持“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进一步健全中央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特别行政区行使全面管治权的制度,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绝不容忍任何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行为,绝不容忍任何分裂国家、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和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

这里我们要特别点明以下几点:

一是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任何不爱国的人都不得成为特别行政区管理者,爱国是前提,是基本入职要求;

二是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即中央对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将会有重大调整;

三是将会推进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制度建设,加快推进对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进程,强化中央在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各项权力。

四是特别强调特区与国家安全方面的关系,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强化香港依靠大陆力量维护国家安全。

五是将会把香港、澳门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融入大湾区建设,让香港经济从大陆经济的发展中,从大湾区建设中分享利益和成果。

六是推动香港改善民生,解决影响香港社会稳定和长远发展的深层次社会问题。

七是进行教育改革,强化爱国主义教育,强化宪法和基本法教育,强化国情教育,强化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强化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

从香港发生的暴乱可以看出,由于香港回归之后“去殖民化”不彻底,由于教育主权、司法主权、文化主权、新闻舆论主权并没有彻底回归,导致香港发生这种反中、反大陆,搞港独的严重的暴力事件,相信中央即将出台的处理香港问题的五点原则意见很快就会有具体的落实方案和改革时间表出台,香港问题不会再拖下去了,香港问题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香港问题的充分暴露既是坏事,也是好事,发生在香港的颜色革命和暴力事件,以及中美之间发生的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极大地凝聚起中国人民的团结,让中国人民认清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是如何搞乱中国、分裂中国、掠夺中国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在利用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南海等问题攻击中国、遏制中国,他们并不是真的关心中国的发展和中国的人权、民主以及中国人民的幸福,从香港事件可以看出,他们是想将中国变成香港,让中国也乱起来,他们好趁机瓜分和抢劫中国。

相信中央关于处理香港问题的五条原则意见很快就会落实到位,香港暴乱也会很快平息,但由于积苛已久,病势已沉,解决香港问题必须以中央五条意见为纲,进行刮骨疗伤、拆屋扫尘似的彻底治理,一方面我们要对少数凶恶的暴徒和幕后指使者进行严厉打击和惩处,另一方面我们要抱着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的精神予以挽救。同时我们要还以香港问题作为很好的反面教材,在全中国进行全面而深入的爱国主义教育和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教育的重点是青少年和政府机关公务人员。

这里我们需要的是香港的全面回归,这种回归应该包括教育主权的回归、司法主权的回归、文化主权的回归,新闻舆论主权的回归,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法官是爱国的中国法官,我们应该让香港讲台上站着的是爱国的中国教师,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文化传播者、作家、艺术家都是爱国的有骨气的中国人,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新闻媒体掌握在一批爱国的中国新闻工作者手中。

现在许多大陆人认为既然香港的暴乱得到了那么多香港人的支持,那就让香港继续乱下去好了,直到他们的头在南墙上撞出了血,自我意识到他们错了,然后自发的起来反对暴乱,惩治暴徒,大陆不用着急,既然他们选择了苦海,就让他们在苦海里多喝点苦水,直到他们自己爬上岸来。可我们应该想一个问题:香港是中国的领土,香港人也是中国人,香港同胞也是中国同胞,我们不能真的舍弃他们而见死不救,孩子可以背弃自己的母亲而母亲却绝不会背弃自己的孩子。

香港回归之前,中国就从来没有放弃香港和香港同胞,何况是已经回归二十多年的香港呢?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回归的香港,回来的游子,依然是我们的手足同胞,我们依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中国人,我们永不舍弃,永不放弃。(图:人民日报、大公报)


相关链接

点开
 
  今日推荐
 

  建设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铁

  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怎么

  如此“财物保管员”注定人财两

  贪腐官员把函询当“走过场”

  中国反腐“既不松口,也不松手

  牢记“十个严禁”严防节日腐败
  图片新闻
死亡近10万,一个陌生的美国
死亡近10万,一个陌生的美国
驻港部队终于出手!为何不直接收拾香港暴徒?问题由来告诉你答案
驻港部队终于出手!为何不直接收拾香港暴徒?问题由来告诉你答案
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调80亿美元建墙
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调80亿美元建墙
  综合新闻

  广西:开展网络安全校园日活动

  四川:在全省开展厉行节约制止餐饮浪费行为系..

  陕西省市场环境总体趋势向好

  贵州:纳雍县多举措推进政务公开工作

  山东省继续提高工伤保险三项定期待遇

  黑龙江省拨付1.7亿元补助金助农抗灾救灾

  海南省工会筹集善款超288万元资助家庭困难大..

  吉林全省46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清零

  山西省公安机关开展网络安全宣传周法治主题日..

  广西财政集中财力攻坚深度贫困

  湖南省多地开展全民国防教育日主题活动
 
  • <b>实名举报</b>实名举报

  • 友情链接
      合作联盟  

    关于本站 人员查询 我要举报 通知公告 撤稿申请 版权声明 广告合作 政府网站 联系我们 站长统计 自媒体 app下载

















    人民监督在线版权声明:频道栏目发布、传播更多信息,转载自其它媒体内容,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工信部ICP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8057971号 监督电话:010-53515345 本网人员违规投诉邮箱rmjdzx@163.com

    人民监督在线 Copyright © 2007-2016 , All Rights Reserve 若有业务合作或对稿件有任何问题质疑请与814681539@qq.com回复系。

    法律顾问:河南良仁律师事务所 刘宏胜律师